time to leave

time to go for the rest of peace,to stay balance of your life and jobs

one more thing, nothing worth your committment all except your family.

stop pushing

资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所欲,也勿施于人。

从今往后,唯一能push的人,就是我自己了。不能再push你爱的人,尤其她认可这种方式。

你可以对自己狠一些,但别套用这种方式在别人身上。

切记。

 

blur 13

记得第一次见这个乐队是在南湖,人形logo格外的猥琐,像是受了气的小媳妇,哀怨的很。不过还好,时间过去,也便慢慢接受。我发现人的适应能力挺强的,有时令自己都感到吃惊。

姥爷走了,看着姥爷最后一面,感叹时间的力量,温柔的像把刀子,慢慢刺痛你。人这一辈子,从25年到13年,我会忍不住发呆,想教科书上那些关键的时点,姥爷当时的样子、在干什么。37年日本人在卢沟桥时,远在江苏的姥爷在做什么,是不是和我12岁的时候一样,在无忧无虑的玩耍;66年文革开始,不惑之年的姥爷又在哪里呢?带着母亲、姨妈,是不是在为吃的发愁呢?那89年呢?,姥爷是如何看待的呢?….也许,是我自己想太多了,让时间来抹平这一切吧。所有的纷争、苦恼,在当时那刻,都觉得微不足道,不过如此。再大,还能大过生命?

来去匆匆,从南到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就像”life of pie”里面说的一样,我得停住脚步,和自己生命中珍贵的人,道个别。我5.1强行拉着母亲回去看那一趟,现在想来真是最有必要的决定,生前不看,死后道别,这必定是生命中的遗憾,而这个决定,是需要我强迫母亲做的,她太懦弱,下不了这个决定,而且有万般借口,即使这看起来多么的天经地义。

没错,这就是天经地义,父母过逝,你不送,谁送?再简单不过了。

不过,一切随它去吧,时间会搞定这一切,无需徒增烦恼。

–EOF–

google adsense

在blog上设置了google adsense代码,是通过wordpress插件的模式进行的,但一直没有什么显现的效果。什么时候才能通过呢?也不知道进度,头疼啊,发了几封邮件给google一直没有人回复,国外的人工就是贵啊,什么事情都会有help guide。

那天在万寿路等mm下班,凯德那个大厦不错,有我喜欢的南京大排档、简单的咖啡馆、面包店。costa和巴黎贝甜紧紧挨着,相互补充,当然,如果能有startbuck就更好了。记得在伦敦的时候,满大街costa要多于starbuck,问了当地人反馈也是如此,伦敦人似乎对于老美那一套挺抵触的,一股傲慢,不,或者说骨气体现在很多方面。即使和欧盟,都有着很多的差异,古板的按照自己的节奏,根本不理会外界,其实这点挺好的。

 

Europe(1)

欧洲的第一站是法兰克福,去了欧洲央行的总部,一些wall street occupy的抗议者,比我想象的平和很多。这里的天气不错,让我有些嫉妒和羡慕,其次是不多的人口数量,还是比较有秩序,当然了,这是因为人少的缘故。

 

 

 

great thanks

今年过年很融洽,也不知是怎的,几天下来竟然没什么争执,这便是我多年一直想要的状态,多亏了姑娘一直陪伴吧。有的时候,你想要的东西在他人看来,其实是很简单的,而其他人何尝不是如此、大家又何尝不是如此。站在旁观的角度,你会发现,你已拥有很多。

Ricky was a young boy

这是歌词里的一段文字,ricky was a young boy。当年我听到18 and life的时候,感慨主唱的声线如此完美,再听到art of life的时候,发现原来toshi的声线更恐怖,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是november rain的mv。。不过,这些都过去了,我们似乎应当创造历史,是的,我们是在创造历史。这又像是废话,但又让人不得不说。

外面的空气开始变得潮湿了,夏天来了,人却没有躁动。朋友从外地过来,路过要去蜜月,真心的祝福他俩,8年了吧,非常不容易,依旧相守在一起,祝他们一切顺利,旅途愉快吧。

new year


日子过得足够的快,忙过了年底,幸运的碰上了30,我印象中往年的年底都很轻松的,为什么今年如此的匆忙,需要总结一下,此外提醒自己一下,距离自己的考试还有一个月了,是该着手准备的时候了。新的一年,没什么特别的,一如既往的希望母亲身体健康,别给大家惹什么幺蛾子,祝mm来年找个满意的工作吧,祝福大家和谐。下午收拾起行囊,回家陪母亲去。